秒速快3信誉

迈点网

海岛民宿:每个旅人心中都有一处“澎湖湾” | 寻礼

迈点网 · 周楣楣 · 2019-09-24 09:12:55

我们选择民宿的时候,其实是在追求“在地体验”。

  在风起微凉的时刻,开始怀念刚刚过去的夏天。

  午后一两点的嘈杂蝉鸣,微风追随花园里的水汽,沿着楼梯往上吹进房间。在夏天,听鸟唱歌,闻植物的气味,感觉雾气在阳光普照的温暖日子里从脚下升起。

  《情人》里的法国少女在燠热的西贡遇见年长的中国男子,自此在夏日的灼热日光和浓烈茉香里下坠沉迷,历经相爱与别离。

  就像蜜蜂与花、青草地与微润的风、海岛与立于其上的民宿,共同组成了关于夏天的所有意象。

  在舟山的海岛民宿上,我寻找到了属于夏天的痕迹,渔民与海洋的联系。

1.png

2.png

  有人渴求向上攀登立于巅峰,也有人想要乘风破浪找寻尽头,探险者的存在,给了普通人同样能够看到世界的高度、宽度与广度的机会。航海家詹姆斯·库克曾三度出海前往太平洋,在一次完成纽芬兰的航海任务之"后,他在日记中写下这样一段话:“我打算不止于比前人走得更远,而是要尽一个人类所能走到最远。

  或许来自于深藏原始基因中的冒险精神,人们对海洋与海岛的好奇早已被播下了种子,海浪一打、海风一吹,便开始生根发芽,再在心里绵延不断地滋长。一个个海岛,一片片海域,成为了征服世界道路上的里程碑。

3.png

4.png

  造物者从大陆分出一片土地,又毫无规律地揉碎,1300多个岛屿,组成了如今的舟山群岛,与天上的星辰遥相呼应,散落于海洋之"上。要在“星辰”之"上落脚,便需行船入海,看海水由浊变清,与陆地划出越来越宽的水面。

5.png

  海浪驯服地分开,为船只的前进让出道路,让人不由升起一种已海洋掌控的小小膨胀,而只有摇摇晃晃地站在船舷边,听着浪潮猛烈拍击,冲上甲板,才会心有戚戚地醒悟,自然的野性从未褪去,这从不是征服,而是小心翼翼的和平共处

6.png

  不是最神秘的东极岛,也不是最为知名的花鸟岛,此行的目的地,是更鲜为人知的白沙岛。低调的好处,便是质朴纯真,保留了咸腥的海水、粗粝的礁石,和渔民的汗水

7.png

  名为陌领·佑舍的民宿,是整座白沙岛上,最为特别的存在。占据一方山头,离海很近,远远在船上,便能看到,它是伫立海角的灯塔,也是海风吹起的帆。青草地与白墙,在夏日骄阳下熠熠生光,带着与小岛格格不入的簇新,像一双巨大的手,把这个不出名的小岛推到人们面前

8.png

9.png

10.png

  当我们选择民宿的时候,其实是在追寻“在地体验”

  相比起酒店,民宿没有过于强烈的距离感,更像从目的地中生长出来的新灵魂。但当下的民宿,与其诞生之"初终究是不同了,简单粗暴地将所有属地的事物堆叠进空间里,仿佛献宝一般将心捧出,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11.png

  新民宿时代的到来,更像是民宿与住客之"间心照不宣的小情趣。属地的元素,被一一拆解,又精心藏进民宿的空间里,如同蚌中的暗含光芒的珍珠,期待被发现时,沾染上一丝狂喜。

  有人说,现代旅行是一种新的“殖民”,但如今,这种“殖民”早已不是原先的单向灌输,而是互相作用。陌领·佑舍在白沙岛的民宿在外形上,几乎没有保留原有旧建筑的样式,更现代,也更年轻张扬。白沙岛的“海洋文化”,却依然是民宿的灵魂与根基,再时髦的外壳,依然包裹着与属地一致的精神内核

  在民宿里,船舵、鱼绳这些“海洋文化”的典型象征从未出现,但从细枝末节中,陌领·佑舍在克制而深情地吐露着,那些被融入到民宿的空间中,已经让人习以为常,反倒要细细咂摸才能发现的风情。

  透过随处可见的巨大落地窗,蔚蓝便入了眼,夏日的海,平静地折射着粼粼波光,礁石被海浪雕琢出纹路,渔船在海上浮浮沉沉,它们用千百年与大海的厮守,读懂了其暗中积蓄着力量。庭院里的风,是海的咸腥与涩涩,也是夏日的湿黏,不好闻也不舒适,但却实实在在从鼻息钻入大脑,组成夏天的海的专_x005f_x005f_x0008_属记忆。

12.png

  用海边人家最质朴的方式来烹饪刚刚打捞上来的鱼虾蟹,一点葱姜,几滴料酒,就能激发的鲜甜,哪怕离开了岛,也会成为此后长长久久的念想。

13.png

  而当夜幕四合,民宿如同一艘暗夜中独自漂泊海上的船,白墙青草褪去了颜色,土地成为了夏虫的主场,除了长长短短的动物鸣叫,海浪拍岸,只剩无言的星月,此时,我懂了海上人的漂泊与孤寂。

14.png

  绝不直白地向海洋表白,而是引着住客,逐一激发五感,心与海,在某种程度上,被系到了一起。陌领·佑舍的主理人同我说起,品牌的理念是“不象即是万象”。的确,陌领不像普通的海岛民宿,但却包容了海洋万象。

15.png

16.png

17.png

  天堂是岛,因为遥远能给人希望,哥伦布、达伽马等最早一批航海家正是在梦想的鼓舞下敢于远赴重洋,走入未知。

  而对于渔民来说,鼓舞他们行驶着渔船走入未知的,仅仅是求一个更好的生活而已。

  海洋广袤而变幻莫测,只有踏上海钓船去向大海索要馈赠,才知道渔民对自然和大海的敬畏,正是因为看过了太过宏大的天与地,才明白自然的积威在城市之"外依然深重。在那里,人与蝼蚁无异,都只是自然的索取者。

18.png

  比起大海自身的神秘而危险,海上的风,从不厚此薄彼,作用在每一个渔民身上。盛夏的阳光,把渔民的脸庞晒到黝黑,而就像海浪雕刻礁石,一年四季不停的海风,吹去了暑意,也在渔民脸上吹出沟壑。

  我们很难准确地说出,海上的风,和催人老的时间,谁对渔民更残忍。

  但很多时候,海风又做起了渔民的朋友,透露着海洋的秘密。靠着风向与风速,渔民咀嚼出了大海的脾气。就像《老人与海》中的主角,渔民大多沉默坚毅、身手利落、分工明确,站在船头直击风浪,捞网、起货、挑拣,一气呵成,彼此之"间一个眼神便能知会——他们敬畏大海,但绝不惧怕大海

19.png

  海上的风,终究还是对渔民仁慈的。它带来了丰收的讯息,让善于掌握自然规律的海边人家,讨得了生活。

20.png

  托马斯·莫尔在1516年创造了“乌托邦”这个词,他把自己幻想的完美社会放在了一座神奇的岛屿之"上,那里的人们过着田园般的幸福生活。乌托邦也成为了西方社会人们心中理想家园的代表之"一。

  白沙岛或许就是一个小小的“乌托邦”,远离大陆,便少了喧嚣,海边居民,依然保留着旧时的生活方式,但同样的,也有落后与荒芜。向往大海,又渴望返璞归真,人们跨过海域登上小岛,试图建立起一个更美好的更宜居的“乌托邦”。

  为了看海上的日出,我在凌晨走出了民宿。整个小岛被海雾笼罩,吸饱了海水的咸腥味,走入雾中,就像沉入大海。不远处的迷蒙,只有星星点点的灯火,可能是灯塔,亦可能是早已出发的渔船。陌领·佑舍在雾气中透露出昏黄而温暖的灯光,褪去了热闹后,属于“海洋文化”的灵魂,在晨昏交界之"时,呼吸吐纳着雾气。

21.png

22.png

23.png

  日出之"前的小岛,并不十分寂静。鸟虫聊了一夜仍不停歇,风吹过苇花发出猎猎声响,远处的船只,发出汽笛声响,在不清醒的早晨,显得缥缈。

  在跳脱出大海的万丈光芒中,我看到了岛上渔村的全貌。在这里,有破败,也有新生。从破败的渔村老房子中,又生长出了全新的,如同陌领·佑舍这一间民宿一般的一幢幢建筑,就像沉勾从水中被拔起,重新启程,海雾褪去,朝阳落在或新或旧的房子上,潮湿被一点点抚平,“乌托邦”的雏形,一点点显露出来

24.png

  郁达夫所写,由春到夏,是短短的一瞬间,自夏到秋,也只觉得是过了一次午睡。而这个夏天的故事,仿若生命旅途中于道旁折下的一支芦苇,并无什么出奇之"处,但却在余生的记忆里永恒有海风吹动的声响,惊起那个仲夏夜的梦。

  可当回忆袭来,最先涌出的,竟是旅途中那些细碎温暖,正如黑夜不止有群星,还有海风、海浪与海雾。

25.png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1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