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快3信誉

迈点网

南方文旅IPO,胜算几何?

新旅界 · 洪丽萍 · 2020-12-25 11:20:21

相比成立于2007年的中山金马,南方文旅的历史悠久得多。

如果一切顺利,3-12个月后南方文旅将是继中山金马(300756.SZ)之"后第二家在主板上市的游乐设备公司。

据中国证监会网站披露,近日在主题乐园行业,除了华强方特上市辅导进行中,另外一家文旅行业比较陌生的面孔——浙江南方文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方文旅”)已与财通证券签署上市辅导协议。

南方文旅并不年轻

显然南方文旅是家神秘而低调的公司,除了南方文旅官网外,市面难觅其公开信息,无论是公司还是创始人极少接受媒体采访。“看到‘南方文旅’这名字感觉陌生,但查阅后发现就是‘温州南方娱乐设备工程有限公司’,改名显其品牌意识增强,向文旅转型之"意图。”文旅星球创始人、旅文数据科技公司总经理吴寿祯对新旅界(LvJieMedia)表示,“该公司综合实力在国内游乐设备行业前10名可排到中间。”检索发现,旅文数据的“全球游乐设备数据库”目前收录有南方文旅154项游乐设备。

官网显示,南方文旅主要为大型主题乐园提供室内外大中小型游乐设备,可提供个性化设备满足客户多样化主题产品需求,其专_x005f_x005f_x0008_业化服务贯穿文旅领域经营周期全过程,是欢乐谷、方特乐园、长隆欢乐世界、万达乐园、迪士尼、六旗等大型主题乐园的供应商和合作商。该公司总占地面积120亩,建筑面积50000平方米,总资产近3.5亿元,年销售额和生产能力近5亿元。

事实上,相比成立于2007年的中山金马,南方文旅的历史悠久得多。其前身是1988年的温州南方微型车厂;1990年转产游乐设备生产,更名为“温州市南方游乐设备总厂;2005年改制为民营企业,更名为“温州南方游乐设备工程有限公司;2020年更名为“浙江南方文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该公司的明星产品是大摆锤,至今产品种类增至五大类,黑暗乘骑/飞行影院类、惊险刺激类、水上游乐类、飞行塔/游览观光类和旋转类,产品除广泛应用于游乐园、大型主题乐园外,已然进入景区乐园、城市综合体文旅等领域。重庆市武隆区白马山天尺情缘景区于今年6月投入运营的“飞天之"吻”游乐体验项目的两台大型飞行岛游乐设备就是从南方文旅定制,曾在抖音上爆火,成为重庆著名地标,但被业内诟病“丑哭了!”

南方文旅董事长陈建生出身于机械工人,曾是机电一体化技师。早在2012前后,南方文旅开始从传统游乐项目开始拓展影视类项目。对于转型,陈建生的最大感触就是“学会经营技术,企业方能在市场竞争中游刃有余”。一直以来,南方文旅以自身机电一体化的技术优势为核心,积极整合国内外顶尖技术力量, 2013年更是成立了南方旅游装备研究院。影视类游乐项目涉及光学、数码、电影、交通控制等多方面内容,陈建生有紧迫感,团队长期奔波于国内外不断寻找各行业顶尖的技术团队解决难题,在公司内部推行“工匠+整合”文化,“在这个时代,即使是做工匠,也要做国际化、有全球视野的工匠,善于学习与进化的工匠最给力。”

据天眼查数据,陈建生持有南方文旅75%的股份,为最大股东,陈克华、徐德荣、潘闪东分别持有13.50%、6.15%、1.8%的股份,依次为公司第二、三、四大股东。

行业需求高速增长,进入壁垒较高

据全球经验,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是主题公园行业发展的分水岭。2015年我国人均 GDP已超8000 美元,进入主题公园快速发展的黄金期,主题公园正由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加速渗透。根据 AECOM 数据,中国 2025 年前将建设完成的项目至少有70个。目前在建项目约50个,2021-2025年投资总额预计为人民币 1300 亿元,游乐设施市场需求充足。

此外城市综合体的新建和设施升级也是游乐设备需求增长的直接驱动因素。据浙商证券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城市公园数量达16735座,同比增长7.1%,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到 14.11平方米/人,同比增长 1%。我国早期城市综合体中的传统游乐园对于游乐设施的需求爆发主要集中于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目前这些传统游乐园的设备大多使用年限较久,大量存在更新升级需求。

市场需求的旺盛,体现在行业头部企业即是成长性良好。中山金马财报显示,2017、2018、2019年营业收入为4.98亿、5.20亿、6.25亿元,同比增长1.84%、4.48%、20.14%。

毫无疑问,游乐设施业兼具旅游配套、特种装备、科技创新、文化载体、制造升级等特性,其安全性与创意设计并重,行业壁垒较高。这种高壁垒主要体现在两方面:1)安全性:一、资质许可壁垒,大型游乐设施制造行业需严格按照《特种设备安全法》、《特种设备安全监察条例》等法律法规要求经营;二、售后服务壁垒,大型游乐设施是下游客户运营中极为重要的设备,要求设备供应商能够快速对大型游乐设施的安全运营提供建议、维护等服务,因此生产企业需要配备高素质的技术服务团队。2)创意性:一、产品多是定制化,个性化要求较高;二、对人才要求高,在产品创意、工艺设计、机械加工、焊接、钢结构等方面有严格要求,对相关从业人员创新能力、技术能力及从业资格要求较高。

并且伴随着市场需求变化,除了运营升级外,对设备的创意设计要求也是与时俱进。记者发现,南方文旅每年研发费用占比较高,官网显示,该公司拥有发明专_x005f_x005f_x0008_利与实用专_x005f_x005f_x0008_利技术106项,是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制定单位。南方文旅保有有各类专_x005f_x005f_x0008_业技术职称人员150名,其中高级职称15名,中级职称63名,设有南方大型智能游乐设施研究院,其中技术研究中心下设工业设计研究室、力学分析研究室、电气技术研究室、液压技术研究室、智能检测技术研究室、虚拟现实技术研究室;产品研发中心下设动漫影视开发室、动漫的设备开发室、滑行类产品开发室、旋转翻滚类产品开发室、飞行塔类产品开发室。

在吴寿祯看来,经过三十余年发展,中国游乐设备市场基本形成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片区都有三四个龙头企业盘踞局面。其中京津冀有北京实宝来、九华游乐、北京中冶,长三角有南方文旅、上游、上海恒润,珠三角片区有华强方特、中山金马、中山金龙和普乐方。

天花板明显,想象空间需扩大

“文旅市场消费需求,正朝自然、生态、乡村、文化、社交、科技体验的业态及产品发展,传统游乐公园及设备供应商面临市场供求转型考验,科技、文化、生态含量不高的传统游乐设施增长率有限。”国内知名主题公园前高管,商地文旅业跨界30年的资深名企运营操盘手张广忠对新旅界指出,虽然行业有进入门槛,但行业竞争日渐加剧。

财报显示,中山金马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仅为4014万,相比于2018年的1.114亿大幅下滑。季高集团创始人兼总裁李慧华亦对新旅界指出,主营业务如果没有突破和改变,只是纯粹的设备供应商,企业上市后会面临很大的压力,传统设备商的业绩增长难以达到资本市场要求。

实际上,不仅业绩增长有局限,传统游乐设备业务的利润率和资产回报率的天花板也已显现出下滑趋势。仍以中山金马为例来看,2017、2018、2019年净利率为20.54%、18.84%、17.51%;加权净资产收益率27.45%、20.67%、10.80%。这也是为什么中山金马2018年上市以来拓展文化终端运营,力求“制造+文旅”双轮驱动,以打开成长空间,但目前尚未有项目真正落地。从制造端转向文旅项目运营并不容易,南方文旅同样将面临思维转变、资金不足、人才短缺等多方面系统问题。

李慧华对新旅界分析,“站在企业经营角度,如果一个企业的发展不是特别需要资金,上不上市其实无所谓,除非真的很缺钱;或者已有明确发展路径,上市融资就是准备大干一场。” 南方文旅目前资金状况如何?下一步发展战略是什么?记者就此相关问题联络南方文旅创始人陈建生,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文章来源:新旅界)

第一时间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3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