秒速快3信誉

OYO要流血上市,资本市场还敢相信它吗?

连线Insight · 李信 · 2021-10-12 09:50:25

OYO连亏八年,上市能给它续多久的命?

  曾败走中国的OYO酒店,如今要上市了。

  近期,OYO向印度证券交易委员会(SEBI)递交了招股书,计划募资12亿美元(约834亿卢比),估值则定在了90亿美元。

  在招股书中,OYO以新冠疫情为节点,将自身发展划分为了三个阶段:2014年-2019年的新冠前阶段,2020年至今的新冠疫情阶段和2021年之"后的新冠后时期。

  新冠疫情的确严重打击了OYO的发展,不仅让其亏损严重,也导致其全球扩张计划不得不延缓、甚至战略性收缩。

  而在新冠疫情还未到来前,OYO在中国的扩张计划也不顺畅,从2017年在深圳开出第一家门店,到2020年初缩减90%以上的加盟酒店,中国市场一度成为OYO亏损重灾区。2019年OYO中国区亏损1.97亿美元,占其全球亏损的64%。

  此次IPO,从某种程度上也将为OYO带来一笔关键的“续命钱”,让其有足够的资金抵御长期的疫情影响。

  但时至今日,OYO依然处于用亏损换市场的阶段,还未探索出可持续盈利的模式,这或许也将让二级市场的投资者对其保持观望态度,而很难直接下注。

  今后要想活下去,OYO也不能再依赖资本市场的输血了,而是要比拼自身的供血能力。

  八年持续亏损,OYO要流血上市

  成立八年时间,OYO从原先整合单体酒店,到如今发展成为全球第三大集酒店、住宅、居住和办公空间运营的连锁管理公司。

  据招股书显示,目前OYO在35个国家拥有约15.7万间客房。印度研究公司Redseer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9日,OYO在印度和东南亚地区拥有最多的酒店客房,而在短租民宿方面,OYO在欧洲市场的客房数占据第二位。

  当前,90%以上的OYO客房集中在印度、印尼、欧洲和马来西亚这四大核心增长市场。同时根据Redseer2019年数据显示,OYO在核心增长市场的客房份额还不到1%,为此今后OYO还将继续发展核心增长市场的客房数量。

  除了整合单体酒店外,OYO运营的度假屋生意发展得不错,尤其是在欧洲市场。

  2019年,OYO收购了阿姆斯特丹度假租赁集团Leisure,该集团旗下拥有Belvilla,DanCenter和Danland品牌,在欧洲13个国家的300个城市提供超过3万个自主管理的租赁物业。

  也正是从2019年开始,OYO度假屋业务的佣金收入得到大幅提升。从2019财年的29571万卢比(约394万美元)直接上升至2020财年的713326万卢比(约9494万美元),增幅为2312.3%。

  到了2021财年,OYO在度假屋业务的佣金收入为783058万卢比(约10423万美元),增长幅度为9.8%。在招股书中,OYO表示度假屋业务收入的增长,源于欧洲家庭的佣金提高。

  与此同时,今年6月,定位经济型连锁的OYO酒店也加大了在中高端市场的布局,在印度、印尼地区推出了中端商务酒店品牌Collection O。

  当前,OYO在中高端市场有OYO Townhouse、Capital O、Collection O和palttes等品牌。招股书显示,从2021年3月31日到2021年6月30日的三个月内,OYO将印度高端酒店的比例从17.8%提高到了20.6%,今后还将继续扩大高端市场的酒店数量。

  多元化的业务也为OYO带来了多样化的收入来源,当前营业收入不仅包括了住宿服务、度假屋和房源预订的佣金等,还有出租办公空间的租金收入和销售食品、饮料等收入。

  不过,如今OYO既要持续扩张单体酒店数量,又要加大高端酒店投入,这些营收显然不够维持它的后续发展。

  据OYO提交的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财年,OYO营收为396.38亿印度卢比(约5.28亿美元),亏损达到了394.38亿印度卢比(约5.25亿美元)。

  上两个财年,OYO的净亏损也分别达到了236.45亿卢比(约3.15亿美元)和1312亿卢比(约17.45亿美元),合计亏损20亿美元左右。

  据界面新闻报道,由于亏损严重,2020年初OYO资方要求OYO削减亏损,为此OYO裁撤了大批员工,以此快速削减成本。

  这意味着,OYO自成立八年以来,依旧走在烧钱扩张的道路上。

  另一方面,此次OYO上市的估值相较巅峰时期,也有所下调。2019年,OYO获得新一轮融资时,其估值达到了100亿美元,就此成为印度估值第二大的初创企业。

  但好景不长,由于受疫情影响,OYO随之"经历了裁员、缩减业务和亏损等一系列打击,这也让其核心投资者软银,一度对它的估值从100亿美元瞬间降至30亿美元。

  如今,OYO以90亿估值上市,或许已是较好的结果。

  败走中国的OYO,还未完全放弃中国市场

  OYO曾在中国节节败退,但至今还未放弃中国市场。

  在招股书中,OYO表示仍在评估中国、美国等其他“未来增长市场”的战略机会。OYO认为中国具有很大的增长潜力,与核心市场有类似特征,即缺乏平价且高质量的旅店。

  从理论来看,OYO的想法并非不切实际。据中国饭店协会发布的《2020中国酒店业发展报告》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月1日,我国有33.8万家酒店业设施,其中有5.2万家连锁酒店,共1975个连锁酒店品牌,还有28.6万家非连锁酒店,即单体酒店。

  根据体量来看,国内酒店连锁化程度较低,单体酒店的确有较大的整合空间。OYO正是想通过整合大量单体酒店,一方面为消费者提供低成本的酒店预订服务,另一方面也可以为非品牌的酒店增加入住率和营收。

  OYO在印度市场的崛起也正是靠着这一模式,OYO创始人李泰熙也想在中国复制印度的成功。

  但国内酒店业竞争激烈,华住、锦江、如家等酒店巨头早已盘踞多年。外来者OYO要想在盘根错节的中国市场扎下根,首先要解决本土化的问题。

  为此,OYO刚进入中国时,一口气在中国聘请了八位拥有豪华背景的CXO,其中既有来自宝洁、沃尔沃、百事可乐等传统公司的高管,也有曾在阿里、滴滴、谷歌等国内外知名互联网公司任职的高管。

  彼时,相当于OYO中国一把手的首席财务官(CFO)李维,更是在神州租车担任CFO兼COO四年之"久,深得陆正耀的“真传”。

  在李维的带领下,2017年OYO进入中国市场后,直接采用轻加盟模式,即签约期一年,不收取加盟费,只收取6%左右的佣金,同时OYO还会出资提供较低标准的装修设计,帮助加盟酒店更换门头。

  轻加盟模式下,OYO展开了疯狂扩张。2017年底才刚在深圳开出第一家OYO酒店,到了2018年10月底,OYO宣布已经在中国运营6700家酒店,管理31万间客房。

  不到一年,OYO管理的酒店数量超过了成立于2005年的老牌酒店集团——华住,其也是国内第二大酒店集团。

  但OYO仍未停止扩张的脚步。在2019年5月,李维在OYO发布会上宣布,OYO已经覆盖中国300多座城市,管理客房总数约78万,成为了国内最大单品牌酒店,中国第二大、全球第六大酒店管理集团。

  “我们要先有规模,有了规模(之"后)要有成本优势,然后来帮助业主提升。”李维曾公开表示。

  不过,还没等OYO进行成本优化,轻加盟模式带来的弊病便已显现。首先是由于OYO为加盟酒店出资装修费用,并且前期还不收取加盟费,这导致其资金很快耗尽。

  几乎同一时期,国内OTA平台携程、美团也开始向OYO征收渠道费。为此,OYO只能向携程、美团分别支付了2亿元和4亿元的渠道费,并且在平台上达成交易还要支付额外的佣金。

  就此,OYO由盛入衰的拐点显现。2019年中旬,由于亏损严重,OYO从轻加盟的1.0模式,转向保底+控价的2.0模式,即与单体酒店签订保底收入协议,由OYO控制加盟酒店的房间价格。

  可OYO的定价太低,导致加盟酒店自身价格体系崩塌,这也直接激发了OYO与酒店主的矛盾,大批酒店业主开始退出。据界面新闻报道,OYO也曾为了维持高增长的表象,用上了数据造假等手段。

  到了2020年,随着疫情来袭,OYO更是遭受重创。据多家媒体报道OYO中国整体裁员比例达到60%-80%左右,同时中国区业务范围大幅缩减,大部分城市进行合并管理。

  OYO中国总部,也已经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外。

  不过,即使OYO缩减了90%的酒店数量,其依旧还是保留了一些酒店。连线Insight查询OYO中国官网发现,显示在全国还运营了百城千店。搜索携程、美团等OTA平台,依旧能搜索到加盟OYO的相关酒店,这意味着加盟OYO的酒店仍在运营中。

  不过,OYO中国的官网虽然仍能打开,也能从OTA平台预订到OYO加盟酒店,但其品牌价值也已经降至冰点。即使OYO卷土重来,也很难在中国市场再度崛起。

  OYO上市能续命吗?

  至今依旧亏损上亿美元的OYO,上市能续命吗?

  细数OYO背后的股东,除了OYO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持股33.15%,为第二大股东。孙正义的软银持有OYO 46.62%股份,当之"无愧为第一大股东,其余股东不仅有红杉资本、光速创投等顶尖投资机构,还有Airbnb、微软、华住、滴滴(通过关联公司Star Virtue投资OYO)等知名企业。

  值得注意的是,微软在今年8月才以90亿美元估值出资500万美元对OYO进行了投资,这也是OYO进行IPO前的最后一轮融资。

  这笔融资金额虽不多,但对OYO来说至关重要。原本因为疫情影响,OYO全球范围内的业务均受到不同程度打击,这也让其估值起起伏伏,微软的这笔投资相当于助力OYO将估值稳定在90亿美元,可以说让李泰熙在上市前松了一口气。

  不过,上市也意味着部分现有投资者将出售OYO股份,以此换来真金白银的收益。

  从招股书来看,第一大股东软银计划出售OYO的股票价值约合1.79亿美元,其他三家将出售OYO股票的公司分别为A1 Holdings(东南亚打车软件Grab旗下实体)、国内酒店集团华住和印度企业Global Ivy Ventures,各自出售OYO的股票价值分别为696万美元、312万美元和360万美元。

  OYO创始人李泰熙表示在本次IPO中不会出售所持股票。值得注意的是,李泰熙还曾多次通过个人名义向公司投资了数十亿美元。

  2019年,OYO由于全球化扩张失利,陷入巨额亏损时,没有投资人敢继续拿钱给它。为此,李泰熙从日本金融机构财团(其中有日本最大投资银行、证券公司野村控股和瑞穗集团)获得20到22亿美元借款,用以投资OYO,交易包括新股和向现有投资者购买老股。

  也就是说,此时软银愿景、红杉印度、光速等一批老股东就已经成功套现了部分股份。到了2020年,李泰熙又拿出3亿美元投资OYO,他个人的股份也从原本的10%一路上升到了现在的33.15%。

  由此可以看见,从2019年开始,一级市场对OYO已经保持了谨慎的态度,除了软银,OYO也再难拿到其他投资机构的钱。这或许也是现在OYO急需上市的原因,它需要从二级市场继续融资续命。

  当一级市场不再看好OYO,二级市场还会认可OYO吗?

  目前来看,至少微软还是认可OYO的长期价值,其对OYO进行投资后,双方宣布达成了战略联盟,将共同打造“下一代旅游、酒店产品和技术”。OYO将在微软Azure云服务的基础上开发智能客房解决方案、虚拟助理以及人工智能价格预测等产品。

  微软的这笔投资,可谓一举两得,不仅可以在OYO成功IPO后获得丰厚回报,还为自己云服务产品找到了一个大客户。

  但财务投资者看的是企业的业绩和盈利预期,OYO目前显然无法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

  尽管OYO表示从2021财年的第三季度起,运营规模已经开始恢复,但疫情还是严重打击了OYO的全球扩张计划。招股书显示,OYO已经将重心放在了印度、东南亚、欧洲等发展良好的区域,中国、日本等亏损严重地区已经大幅缩减规模。

  而为了提高盈利能力,OYO也将最低担保模式转为了收益共享模式,同时还加大了高端酒店的布局。

  OYO所做的一切,皆向外界透露出自己正在不断提升盈利能力。可核心问题是,OYO至今还未建立起可持续盈利的业务模型,这或许会大幅降低二级市场的热情。

  更重要的是,即使OYO成功IPO获得12亿美元融资,但照此前年亏损5亿美元的速度,这笔钱至多为OYO续命两年。

  上市,或许能够为OYO短期续命,但未来能否活下去,还是要看OYO自身的造血能力。


随时GET商业空间产业最新资讯
下载迈点APP

扫一扫下载APP

8

评论

迈点app

迈点APP

商业空间产经研究媒体

返回顶部